台灣設計教育的未來

中國大陸

這幾年中國大陸的設計系所快速崛起,不論是國際合作或是大型設計活動,都執行的有聲有色。還記得十年前,中國大陸幾乎沒有以設計為名的系所,兩三年前還有許多浙江大學的學生到台科大設計系交換,但是今年看到許多中國設計系的新聞,浙大的設計系拿下reddot rank第一名之外,同濟大學創意設計學院主辦cumulus,和PHILIPS合作(link)等,每一個都是台灣設計教育界曾做過,且該持續做的事,我消彼漲的態勢十分明顯。

若要感受他們活動的強度,可參考同濟設計週(link),10月10日開幕,由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主辦,與2014上海設計之都活動周、上海工業設計協會、中國工業設計研究院(上海)有限公司等聯合主辦。舉辦20多場展覽、論壇。活動將主題定位為「新空間」,涵蓋工業設計,平面設計、交互設計、創新教育、仿生學研究、可持續發展等多重領域,展現了現代設計在諸多領域、不同層次的發展成就。除了結合產官學的力量外,包含大量西方的設計師與教育家,議題的討論多樣且深入。

透過中國大陸政府強力的資源以及他們與產業界緊密的關係,這兩年中國大陸設計界的活動越辦越盛大,國際知名度也持續攀昇。這樣的效應之下,很快就會出現台灣的學生去中國大陸念設計的情形,台灣設計教育就會慢慢在國際上失去舞台,而產業界也將更難從台灣找到合適的人才。

台灣

在國際間,台灣設計教育界的能力其實是很不錯的,我們有世界第一個SCI的設計期刊,我們主導了亞洲設計研究協會,台灣的設計學校拿下多次reddot與if的世界第一,設計教育這端的努力是有成績的。但台灣設計教育近幾年似乎碰到了瓶頸,問題出在哪裡?

一是整體教育資源不足

進幾年台灣有許多學生得到系所的幫助與政府的資源出國進行交換學生,不少學生回國後對於台灣設計教育資源的匱乏有很多怨言,姑且不論設計系是否有具水準的建築,很多設計系的基本建設,如工廠、電腦教室等,翻新與建設速度都很慢。在這樣物質匱乏的情況下,僅用腦汁努力已經到了上限。單看國外設計系的學費,一年費用大概是台灣的10~20倍,其實很難去要求台灣設計系的設備,以及利用此設備培養的設計能力,更不論國際化的接軌與邀請知名設計師來台。

二是產學活動不興盛

大部分的產業不會資助設計系,和設計系的關係也不密切。有尋求產學合作的,多是期待廉價的勞力,例如辦個比賽把外型完成,並沒有培養未來人才,健全設計環境的理念。所以大部分的設計畢業生,對於業界的認識不深,對於產業所需能力的需求並不瞭解。導致人才不足或是能力與產業無法接軌。反觀國際間著名的設計系,都有良好的產業關係,合作廠商也願意提供學校資源,幫助培養設計人才。

三是產業的環境不佳

過去幾年來,很多我們認識的設計師出走到中國大陸工作。薪水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因素是對於未來的期望。公司不做創新,或是做出來連公司內部的設計師都不看好,這樣的情況很難吸引創新人才留下來。如果公司沒有創新人才的需求,設計師的薪水就無法提高,學生就比較不願意選填設計科系,設計系的錄取分數便會下降,研究所的缺額越來越多,愈來越多人到國外念碩士,而留在國外或大陸,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另一點是,產業要培訓設計師,好的設計學生剛畢業時需要3~4年的培育期,成為資深的設計師,但是目前的情況是新進設計師被當做新鮮的肝,無止盡地進入代工式的設計活動,其創新能力與態度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消耗殆盡,不只失去在產業內創新的能力,對於設計也是失去熱情,還保有熱情者就藉由設計師本業外活動,滿足其對於設計的渴望。所以產業要善待現有的設計師,畢業生才會願意持續貢獻台灣產業,造成正向循環。

未來

我們必須思考的是設計教育的品質,會產生何種影響?對於誰的影響最大?

設計教育的品質對於創新設計人才的需求有最直接的影響,而誰需要創新設計人才?教育界?產業?還是政府?這幾年資通訊產業疾呼轉型的重要性,但是創新與設計的角色似乎沒有很好的發揮,台灣的資通訊產業轉型面臨辛苦的一戰。資通訊產業是台灣目前的核心產業,產業升級如果沒有成功,產業獲利將大幅減少,台灣的經濟與政府的稅收都會產生影響,進而影響大家的生活與台灣的基礎建設,對於我們的未來有很大的影響。因此國際間重視產業創新的國家,對於設計教育的培植不遺餘力。

有辦法改善設計教育的有幾個角色,包含政府、產業、學校、及設計師個人。以政府而言,目前的環境來看是很難期待政府會有時間處理設計與創新,他們有太多待處理的議題,如何協助下一個科技產業的產生?如何處理石化業的汙染與設廠?如何處理觀光業服務素質提昇與低價競爭?如何處理食品業的黑心污染?如何處理十二年國教的混亂制度與高等教育過於浮濫與品質下降的問題?這些都不是一兩年可以處理的議題。

從目前中國大陸重點學校的設計教育來看,在他們新生畢業之前我們還有一些機會與時間可以努力。這些設計新手,本身就是聰明與努力的大陸名校學生,將受到很好的設計教育,過程中有許多與國際公司合作的機會,四年後畢業時,我們的畢業生要如何跟他們競爭?只有靠產業、教育界、與新生設計師一起努力,看看是否可以突破目前的困境,幫台灣保留一些創新的能量。

特別是對於設計有興趣的學生,設計在國際間還是一個十分好的職業選擇,但是目前的環境已經不能假設好好把書念完就能找到好的工作,學習是自身的事情,環境不能改變就要自己改變,還是有很多機會。

以上是我從個人經驗所看到的問題,也許不夠全面,也許不夠深入,但是出發點是希望看到設計教育的健全,歡迎留言,提供您的意見與討論。

Hsien-Hui Tang

Associate Professor, NTUST, Taipei, Taiwan

DIT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