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思考中的T型人才

前幾年在媒體與書籍的推捧下,「設計思考」似乎變成顯學,從資通訊公司總裁到設計師,所有人都在談論這個概念。但事實上設計思考一詞早在1987年Peter Rowe的書籍《Design Thinking》中被點出,只是那時的討論還是以設計認知為主,較少商業上的應用與討論。

近幾年的設計思考議題,是由IDEO所提出,透過他們公司過往創新的案例,這樣的概念在TED上與IDEO所出版的三本書籍中,被廣泛的認知與討論。他們對於創新的方法與合作的模式被創新公司奉為圭臬,也成為設計教育的教材。

「T型人」一詞是其中關於創新人才的衡量標準,T這個英文字包含一豎與一橫,用以描述創新人才所應具備的特質。一豎代表的是「創新人才的專業能力」,如何能貢獻團隊幫助創新產品的實踐能力。對目前的資訊產業而言,約有三類專業人員,一是專精於技術的人才,包含資工、電機、機械等實作的能力,二是專精於用戶需求概念轉換的人才,包含設計、心理學家、社會學家,三是專精於商業模式、行銷、財務的人才,包含商管與行銷人才。由於三類知識都是十分龐大的,所以能夠專精一個領域就能對創新過程有所貢獻。

一橫代表的是「與他人合作與跨領域的能力」,實質內容包含同理心(empathy)與對於其他領域的興趣(enthusiastic)。例如說在腦力激盪的討論中,願意傾聽他人的意見,願意延伸他人的想法,即可表現出具有同理心的特質與對於其他領域的興趣。同理心是可以訓練的,一方面是對於合作夥伴的傾聽與包容,二方面是對於用戶的瞭解與問題發現,而透過良好的工作環境與工作模式可以增加同理心的強度。

大部分的專業人員是I型人,也就是專精於自己學科的人才,這其實符合大學教育的基本原則,培養具有專業能力的人才。但目前台灣教育的資源遠低於國際水準,因此很難培育出具國際水準的單一學科專業人才。以我所處的設計學科而言,台科大一直都是iF與Reddot的雙料冠軍,但今年的Reddot第一名被中國浙江大學拿走了,而且是在短短幾年內的時間。有記者朋友問起原因,我說「這只是剛開始,以後可能前十名都會是中國的學校」,原因是中國重點學校設計系的預算是台灣的50倍以上,我們光靠老師與學生腦力與體力的努力,有其侷限在。曾經參觀過一所中國的重點學校,他們的模型工廠是我們的八倍大,有專職的技正快十位,學校老師1/3是外國老師,幾乎每個月都有知名設計師來開辦workshop,配合上學生的素質與努力,追趕速度是很快的。如果我們要單純以設計專業進入國際職場,其實是有很大的困難。

以公司企業而言,我們目前所面臨國際競爭壓力,讓單一學科人才已經無法滿足創新的需求,在台灣幾乎任何一個創新的產業都需要不同能力的人才一起努力,才能突破困境。原因之一是台灣對於研發的投資規模遠小於跨國公司的水準,無法透過單一學科的研發成果獲取高額利潤。所以,若要進行跨領域合作創新,I型人就得學會合作,學會去包容不同學科的觀點,尊重不同學科的意見,而不是彼此僵持,利用位階排除雜音,也不是不表達意見,凡事靠投票共識決,這樣都無法達到最好的合作成果。

台灣目前吹起一陣創新創業的風潮,不論是中小型新創公司,或者學校的育成中心都強調跨領域合作,但實際觀察其組成,許多學校的創新創業中心,會偏向以商管人才為主,科技創新公司則偏向於工程與資工的專業團隊,而文創類的小確幸產品,多來自於設計師組成的專業團隊,大多還是I型團隊。依照設計思考的理論,他們可以培育的創新與獲利規模都會有其侷限。但專業能力還是十分重要,因為這是能夠有所貢獻至創新事業的最直接因素,沒有相關專業能力不只無法幫助創新,也很難獲得團隊的尊重。

所以台灣的專業教育應該要朝T型人才的培育邁進,特別是專業能力較好的系所,更應該要帶入跨領域的思維。從實務角度來看,專業能力沒有到達標準以上,很難進行跨領域合作,因此培養專業能力仍為優先。

以我們研究室而言(www.ditldesign.com),我們和台大資工、台科大電機、政大資管及業界公司有合作,所以每一位同學在畢業時要完成一個可以完全運作的產品,而且期望能有商轉的機會,每位學生必須和資工或電機的夥伴進行一年以上的合作,從研究調查、設計、原形製作,到用戶體驗測試、修改、再測試。畢業時,學生們都會有一份紮實的跨領域合作設計過程報告,以及一件可以運作的產品,學生也會充分瞭解跨領域的困難與方法。這樣的T型人才教育方式,會讓學生在工作面試時更清楚地呈現合作夥伴的貢獻,清楚自己在跨領域團隊中的價值,作品集也會看到合作的軌跡,有別於I型人的呈現方式。這樣的教育方式,也符合國際間對於設計師的要求,目前以這種方式畢業的學生,都在國外獲得不錯的工作,薪資增加,工時減少,突破台灣目前教育資源不足的窘境。

T型人跨領域的教育方式,需要較多的時間籌劃課程,招收跨領域的學生,有其一定的難度,國際間做得最好的就是D-school, The Hasso Platner Institute of Design,該校的畢業生也最容易進入IDEO。有時透過作品集的方式,公司較難瞭解應徵者是否為T型人才,以及其程度,所以實習就變成徵才最重要的步驟,因此我們也鼓勵學生於暑假參加業界暑期實習。在實習時,很容易瞭解自己的能力與跨領域的程度,如果公司願意提供更長期的實習,或是不同的單位都爭取你加入其部門,則表示實習生的能力符合業界的需求,合作能力也受到肯定。T型人才在尋找工作時,也要挑選具有創新精神的產業,大家目標一致的朝創新努力。這樣的公司多半是知名的國際企業,或是具有活力的新創產業,T型人才也可獲得發展的空間,和公司一起創造更高的利潤與自我成就。

Hsien-Hui Tang

Associate Professor, NTUST, Taipei, Taiwan

DITL